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消费 >

实探废弃共享汽车停车场:风口过后路在何方?

时间:2020-01-14 10:5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从浙江嘉兴市中心向西约20公里路程后就能抵达万民村。这个面积不足6平方公里,靠种植、养殖业为主的村庄,在2019年却成为共享汽车行业所关注的焦点。

“大概是从2018年底开始,陆续有共享汽车被送往这里,数量也从早期的百多辆扩大到2000多辆。”1月4日,万民村村民阿伟(化名)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差不多停放了一年时间,在2019年12月底又被全部拖走。”

此前据媒体报道称,在杭州、桐庐、山东等地同样出现停放多辆共享汽车的场所,停放其中的共享汽车一边遭受风吹日晒,一边静静地等待平台方对它们的统一处置。

乘着共享经济东风的共享汽车在2019年迎来了巨变,行业头部企业途歌、立刻出行、盼达用车出现资金问题。2020年的共享汽车行业到底走向何方?GoFun出行CEO谭奕向新京报记者表示,2020年的共享汽车行业,将进入寡头化或巨头化发展阶段。

实地探访:嘉兴农村曾停放共享汽车

1月4日中午12时许,新京报记者来到距离浙江嘉兴秀洲区万民村约一公里的共享汽车“停车场”。偌大的泥土空地上看不到一辆汽车的踪迹,仅有一道道车辆碾过的轮胎痕迹,以及四处零散着一些汽车外壳碎片——这里曾在长达近一年时间里,停放着2000多辆下线停运的共享汽车。

“谁也不知道第一辆共享汽车运送过来的具体时间。只记得大概从2018年年底开始,就陆续有拖车将这些共享汽车送到这里。最开始只停放在一小块空地上,后来越来越多,周边的空地都停满了车辆。”在这个共享汽车停放点附近工作的王波(化名)回忆,“具体数量不清楚,但2000多辆肯定是有的。”

“停车场离村民日常生活、农耕种植的范围有一定距离。平时很少去那里。”村民阿伟(化名)告诉记者。当地村民们只知道附近的停车地被租下来了,但要说出确切地点,不少人并不清楚。

“前段时间还能看到车辆,最近全部被拖走了。”在停车场附近钢管厂工作的林海(化名)表示,这些车大多停放了一年时间,偶尔也会有人来进行清点和维护。住在停车场附近的老王则告诉记者,“车辆在最初停放时,大部分外观看上去有些破损,但没什么大毛病。但随着长时间的日晒雨淋,不少车身出现生锈、挡风玻璃破裂,车轮因为没气而干瘪等情况,觉得很可惜。”

从2019年12月中旬开始,林海发现每天晚上都会有拖车进场,将共享汽车拖走,甚至夜里两三点都在加班运送,“装车运送速度特别快,在2020年元旦前就全部拖走了。”

此前据多家媒体报道称,曾停放在此的车辆有EVCARD的标识。记者了解到,EVCARD为国内知名共享汽车品牌,隶属于环球车享汽车租赁有限公司。公开信息和企查查显示,环球车享是一家以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为核心业务,注册资金为165000万元人民币的共享汽车服务企业,于2016年5月16日在上海嘉定区市场监管局登记成立。

“不是荒废场地,这是EVCARD在嘉兴地区的临时停车点,有专人看守,用于第一批下线车辆的停放,数量大概是2300辆。”新京报记者从环球车享拿到的对外声明中称,停放车辆数量也非网上所流传的三四千辆,大概停放了2300辆车。

这或许意味着,这些停放在此的共享汽车所使用时长大多仅为两三年时间,在低于新能源汽车正常使用年限的情况下,就因为种种原因而“下线停运”。

EVCARD车辆遭废弃?公司称为下线车辆将拍卖

位于上海嘉定区安亭镇墨玉南路888号的上海国际汽车城大厦里,聚集着数十家汽车行业公司。大厦的17、18层,正是环球车享汽车租赁有限公司办公地址所在。

1月9日,新京报记者来到此处,发现公司内部似乎并未被外界传闻的风波所扰。在位于17层的办公室里,多名工作人员正在电脑前忙碌工作,不时有人员进出其中。

“嘉兴所停放的车辆并非废弃车辆,而是公司第一批下线车辆。”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该区域是公司租下的停车点,用于将上海、浙江等多地的下线车辆统一临时停放。同时公司派有专人把守。”

环球车享对外声明解释称,这些车辆都是EVCARD旗下第一代运营车辆中,续航里程较低的、有较大程度磨损的、不适宜继续运营的车辆,实行了统一下线的决策。据报道,这些曾停放在嘉兴的车辆多为奇瑞EQ、荣威E50、550等品牌型号。公开资料显示,这3款车型都存在续航里程较短等情况。而据此前媒体报道称,这些被下线的车辆一般行驶里程在4万-7万公里。

除了续航里程较短外,环球车享汽车租赁有限公司停放在嘉兴的部分下线车辆还存在磨损严重、无法继续运营等问题。

“共享汽车和共享单车都曾遇到类似的情况。不少个体用户在使用车辆时,由于使用习惯和对车辆的不爱护,使得车辆在外观和内饰,甚至部分零件上都出现人为损坏等情况,甚至导致不少车辆无法继续使用。而平台方只能将此类车辆进行下线,以及低价销售等处理。”1月10日,一位汽车行业从业者分析称。

“这些车辆都属于不再上线运营,集中存放是为了便于车辆评估和拍卖工作等二次处理。”一位工作人员称,早在2018年12月,环球车享陆续将公司旗下第一批共享汽车进行回收并统一停放,而在2019年11月开始分批次将这些车辆进行二手买卖。

“由于新能源车二手交易相对不易,加上牌照更迭等因素,在(2019年)12月3日才完成首批车辆的二次处理。”上述人员说,“在2019年12月底已经将停放在嘉兴的车辆全部拖离,如今公司已将该批下线车辆的二次处置工作全部完成。同时也升级上线了新的共享汽车型号。”

1月10日,记者登录EVCARD官网看到,在其首页“车型”页面下罗列着宝马、荣威、海马等品牌的共享汽车,租赁价格从每分钟0.5元到每分钟2.1元不等。

“接下来我们应该会升级更多的车型,同时也将对运营标准进行重新定义和优化,提高用户的体验。以及根据市场反应试点更多计费模式,以此满足用户更多元化的出行需求。”环球车享的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

共享汽车痛点:商业模式“没跑通”

EVCARD被集中停放,又被拖走处理的2000多辆共享汽车,只是行业的一个缩影。

对于一些城市出现闲置共享汽车扎堆的情况,GoFun出行CEO谭奕认为,“技术迭代很快,电动车的续航能力不断提升,当把产能低的车辆换成产能高的车辆时,涉及处置问题,暴露出公司管控能力和弱点。这些资产的使用率没有达到规划的效率时,如果更换对企业也是巨大的损失。”

2019年6月,戴姆勒旗下出行平台Car2go宣布退出中国市场。美团点评曾被爆出正在招兵买马,有意入局共享汽车,如今也暂停了该项目。

(责任编辑:vip56568)
------分隔线----------------------------